•   

    仲裁人证好欠好考首席仲裁人级别是什么

    仲裁人证好欠好考首席仲裁人级别是什么

      根据我国《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仲裁员如与案件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并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必须回避,当事人也有权申请回避。然而,此处的“其他关系”具体包括哪些关系,《仲裁法》及其司法解释并未作出明确规定。本案中,独任仲裁员与一方当事人的代理人是同一仲裁机构的在册仲裁员,同时均在同一律协担任职务,仲裁庭所作出的仲裁裁决是否应予撤销?详情请见下文。 (1)《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五十一条规定“裁决书应当有仲裁员签名并加盖本会公章”,而本案仲裁裁决书只有枣庄仲裁委员会的印章,没有仲裁员的签名,仲裁员的名字是打印上去的,明显违反了枣庄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规则; (1)《》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该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同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根据上述规定,本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涉案工程竣工日期为2007年10月18日,因此,在约定的此竣工日到来时,如工程尚未竣工,发包商的民事权利受到损害,其要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于此时开始计算,并至2009年10月17日止。因被申请人并没有提交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前主张过工程延误违约金的证据,故其于2014年11月就工期违约申请仲裁已显然超过仲裁时效。仲裁裁决书认为其申请仲裁没有超过时效期间,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2.本案中,独任仲裁员与被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均为枣庄仲裁委员会的在册仲裁员,且均在枣庄律协担任职务,在本案所适用的《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并未对此情形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枣庄中院认定此种关系属于《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第(三)项中的可能影响公正裁决的“其他关系”,独任仲裁员明知该等关系的存在却并未主动回避,仲裁庭的组成违反了法定程序,据此,枣庄中院援引《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三)项撤销了涉案仲裁裁决。但是,对于仲裁员与一方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均在同一律协担任职务是否属于“其他关系”,司法实践中也存在相反的观点。例如,在申请人宿迁隆季针织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宿迁市国土资源局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纠纷一案中,宿迁中院在民事裁定书中认为:“虽然二者同为宿迁市律师协会及宿迁市政府法律顾问团成员,但也彼此独立,首席仲裁员徐裕建在仲裁时也是作为一名独立的中立的仲裁员进行裁决,并不因其兼有其他身份而对仲裁纠纷的公正裁决有所影响。”由此可见,关于这一问题,尚缺乏较为统一的裁判标准。 (2)《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六十一条规定“仲裁庭应当自组成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裁决”,本案由原来的普通程序改为简易程序,并于2015年8月13日重新组成仲裁庭,仲裁庭于2016年6月27日作出裁决,严重超出了仲裁规则规定的仲裁期限; 当事人:申请人山东省建设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被申请人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 3.仲裁员与一方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均为同一仲裁机构的仲裁员,能否认定为属于“其他关系”的范畴?我们理解,将此种情形认定为“其他关系”并无实质意义,因为无论如何更换仲裁员,此种关系都会存在。要消除这种关系,只能限制仲裁员在其所属的仲裁机构以代理律师身份代理案件。关于这一问题,2010年6月1日实施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司法部令第122号)第七条第(五)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第第三项规定的律师“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或者代理与本人及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的”违法行为:……(五)曾经担任仲裁员或者仍在担任仲裁员的律师,以代理人身份承办本人原任职或者现任职的仲裁机构办理的案件的。”但是这一限制性做法在出台后就引发广泛争论(关于这一问题的详细论述,请参见“环中商事仲裁”往期文章:)。司法实践中,也有观点认为仲裁员以代理人身份在所属仲裁机构代理案件符合仲裁法的规定。例如,在申请人山东钱江置业有限公司、浙江龙生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纠纷一案中,杭州中院在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兴业公司在仲裁活动中的代理人林洁,虽系杭州仲裁委员会聘任的仲裁员,但其并非本案的仲裁员,其作为当事人的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并不违反仲裁法和仲裁规则的规定。” (3)枣庄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12月4日受理案件后,于2015年1月8日才向申请人送达仲裁申请书副本、答辩通知书、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及组庭约定书等材料,已超出了该会仲裁规则规定的自受理仲裁申请后五日内送达的规定,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 原标题:案例评析 仲裁员和代理人在同一律协任职,裁决应否被撤销?(山东案例) [2]例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公布的《仲裁员行为考察规定》第八条规定:“’其他关系’是指:(1)对于承办的案件事先提供过咨询意见的;(2)与当事人、代理人现在或两年内曾在同一单位工作的;(3)现任当事人法律顾问或代理人的,或者曾任当事人的法律顾问且离任不满两年的;(4)为本案当事人推荐、介绍代理人的;(5)担任过本案或与本案有关联的案件的证人、鉴定人、勘验人、辩护人、诉讼或仲裁代理人的;(6)其他可能影响公正裁决的事项。” 仲裁庭仲裁民商事纠纷,应严格遵守我国仲裁法及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规则要求,并客观公正地做出裁决。《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二十六条规定:“仲裁员、书记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主动提出回避……(四)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本案在仲裁时,独任仲裁员郭紫刚和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荣渊同是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名册中所列仲裁员,并同时在枣庄律协中担任职务,双方存在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其他关系,理应为避免当事人因此产生合理地怀疑主动申请回避而未回避,违反了我国仲裁法及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综上,枣庄仲裁委员会对本案纠纷仲裁时程序违法,其作出的裁决应依法予以撤销。依照《》、、之规定,裁定撤销枣庄仲裁委员会(2014)枣仲裁字第283号裁决。 [1]例如,2015年《金华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将“其他关系”细化为:“1、事先为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接受过咨询的;2、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为同一单位或同一律师事务所的;3、现任当事人的法律顾问或代理人,或者曾任当事人法律顾问且离任不满两年的;4、担任过本案或与本案有关联的案件的证人、鉴定人、勘验人、仲裁或诉讼代理人的;5、其他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事项。” 2016年6月27日,枣庄仲裁委员会作出(2014)枣仲裁字第283号仲裁裁决:(一)山东省建设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一次性赔偿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217896.66元;(二)仲裁费8600元,由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承担2025元,山东省建设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6575元。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已将仲裁费预交,山东省建设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随支付赔偿金时将应承担的仲裁费一次性支付给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上述(一)、(二)项合计224471.66元,山东省建设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 (2)《》中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据此规定,被申请人在主张工期违约金时应当提交因逾期竣工造成其损失的证据。本案在仲裁时,被申请人并未向仲裁庭提交造成损失的相关证据,因而无法证实损失客观存在的事实,其工期违约损失的主张不应得到支持。综上所述,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程序违法,裁决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撤销。 huanzhongsszc,主页君拉您进环中商事仲裁读者群二群进一步交流。 1.本案涉及仲裁员的回避问题。《仲裁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仲裁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必须回避,当事人也有权提出回避申请:(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代理人的近亲属;(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三)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四)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或者接受当事人、代理人的请客送礼的。”该条第(三)项中“其他关系”具体包括哪些关系,《仲裁法》及其司法解释均未作出明确规定。在实践中,有的仲裁机构会在《仲裁规则》[1]或针对仲裁员的管理文件[2]中对“其他关系”作出进一步的细化,但如果仲裁机构未在《仲裁规则》或针对仲裁员的管理文件中对“其他关系”作出规定,在撤裁程序中对“其他关系”的认定,法院享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国法事情家怎样考侵权家当罪考虑, (4)《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二十六条规定:“仲裁员、书记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主动提出回避……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本案在仲裁时,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荣渊律师是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枣庄律协业务指导和教育培训委员会副主任,而独任仲裁员郭紫刚同时也是律师,并任枣庄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两人均属于枣庄律协负责人,仲裁员郭紫刚理应回避却没有回避,严重违反了仲裁程序。 5.仲裁员应否回避涉及仲裁庭的组成是否违反法定程序,从而进一步决定是否应撤销该仲裁庭作出的仲裁裁决。我国《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还不尽具体,有的仲裁机构也没有在《仲裁规则》中对此作出进一步的细化规定,实践中法院自由裁量权较大,针对某一关系是否属于“其他关系”的裁判可预期性和稳定性较低。实践中,由于没有明确哪些属于应当披露的事项,哪些属于无须披露的事项,仲裁员即使知道自己与仲裁案件存在某种关系,但也无法确定是否应当披露。《IBA利益冲突指南》以披露为核心,根据事项的严重程度将仲裁员与案件本身或其他人的关系进行分类的做法,值得我国借鉴。可行的做法是,由各仲裁机构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引入《IBA利益冲突指南》的做法,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借鉴该做法,结合我国仲裁实践中的具体情况,对《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第(三)项中“其他关系”的规定作出进一步的细化解释,以利于统一司法实践中的裁判标准。 同时查明,本案纠纷的独任仲裁员郭紫刚系山东信雅律师事务所律师、枣庄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仲裁申请人山东唯实置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荣渊系山东金尊律师事务所律师、枣庄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枣庄律协业务指导和教育培训委员会副主任。 涉案仲裁裁决:枣庄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4)枣仲裁字第283号仲裁裁决

    上一篇:

    下一篇:

    仲裁员
    2019-10-03 08:16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