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气大的西安律所定心拣选

    名气大的西安律所定心拣选

    名气大的西安律所定心拣选

      当事人要求律师对案件前景进行预测的时候,要慎重。一是自身信息掌握不全面,只听了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很容易预测错误;二是即使全面掌握了信息判断正确,也要避免导致对当事人过于乐观或者关于悲观,影响后续案件的处理。历史证明,生活中任何人都有可能走上刑事案件的被告席,上至干部,刑事律师在接受委托之日起,应当切实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避免对办案人员出现讽刺性言论或其他过激行为。提倡崇法和据理力争精神,同不尊重司法工作人员有着本质的区别。辩护目的是让有关人员切实感受到辩护人的意见符合法律规定,理性与无畏的说理同法庭上大闹和咆哮相比,前者效果应当远远好与后者。司法实践中个别人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撇开本案证据及法律适用等关键问题,大谈司法人员在其他方面违法,结果导致对被告人被重判的例子是比较多的。下至平民百姓,都有可能因为成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有的辩护律师,以司法解释等规范文件同刑法典相矛盾为由,要求办案机关不予适用,这样的意见一般不会得到司法机关采纳。比如某一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被告人因出售自己豢养的数只濒危野生动物而获刑,辩护人以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驯养繁殖的物种”错误为由,要求二审法院不予适用,并宣告被告人无罪。这也是刑事公诉及刑事辩护存在的意义所在,刑法典及其解释性规范文件不仅是办案机关最终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基础,也是刑事律师辩护的工具。掌握不熟练,可能会使办案人员出现执法或裁判瑕疵,使律师在法律运用中出现差错。比如根据以前的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公通字[2012]26号)规定,嫌疑人如果在三年内容留他人吸食品两次的应以容留他人吸罪予立案追诉;而根据的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8号)的规定,该行为则不构成容留他人吸罪。没有熟练掌握刑法有关规范文件,不属于犯罪的容留他人吸行为有可能被定为犯罪而受到不应有的刑事处罚。再比如嫌疑人有一次容留智障人员卖淫行为,根据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公通字[2008]36号)规定,不应当对其立案追诉;而根据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7]13号),该行为则构成容留卖淫罪。对刑法典、司法解释等规范文件要掌握,才能做到辩护准确和与法有据。因此,我们关注的不应当是这种触犯刑法的可能性,而更应关注如果一个人被定罪处罚,其法律适用是否符合公平正义,这也是辩护律师的天职所在。律师阅卷完毕后就可以准备手续与犯罪嫌疑人进行会见了。在会见阶段,律师是应当带着问题去的,在会见的过程中,律师一定要对阅卷阶段总结出来的疑点问题与犯罪嫌疑人一一进行核实。当然,律师的职责是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服务,以便使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因此在会见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律师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和举止,既要充分尊重犯罪嫌疑人的人格权,同时也要在会见的过程中取得犯罪嫌疑人的信任,给犯罪嫌疑人以信心。 刑事案件的工作是纷繁复杂的,既要有缜密的思路,又离不开实践的锻炼。作为刑事案件的代理律师,一定要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在办理案件时,多看多听多思考,综合考虑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之间的关联性,注意刑事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区别,形成自己独特的办案方式,找准刑事案件辩护的突破口。通过上面的说明,我们可以明确人人皆有可能涉嫌刑事案件,如同切除癌细胞后,任何医生都不敢断言癌细胞不会转移一般,随着案件的办理,证据的收集情况随时可能出现变化,不利或有利证据的出现随时可能改变案件的走向那么如果一个人不幸涉嫌犯罪,涉嫌刑事案件,选择能与家属良好沟通的律师。说到底,律师就是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在服务的过程中能够做到及时的与家属沟通,也是评判律师好坏的标准之一。但切忌不要相信不对案件事实做分析而胡乱夸口做承诺的律师。选择过程中切忌上当受骗,谨防某些“好心人”以找关系为借口,骗取您的财产。被相关机关依法进行刑事拘留,这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敏感的话题,有时候在询问当事人有没有实施所指控的犯罪行为时,有些当事人比较犹豫,不太想说(害怕对自己不利,想看看控方是否充分掌握这方面的证据材料)。这时当事人应该怎么办呢,他的家属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我再举一个真实的例子一个关于非法集资的案件。这个判决书呢是这样一个律师在一审判决之后,他就挑这个判决书的两大毛病,就是这个判决说非法集资实施了投资人多少多少资金没有写被害人,第二是关于这个非法集资资金的返还由什么什么组成的什么机构统一来处理。就是现在我们通行的做法,因为如果你实施的你是按法院自己去说我追回了这个非法集资款返还被害人的话,被害人基本得不到。 我发现现在有的律师,尤其是外面有些不好的律师,有人想找他辩护问问能不能成功,别人都不接的案子他就接,人家问能不能辩护成功,不是无罪了我就不请了。那律师就说我给你辩无罪。怎么能辩护成功,那怎么能辩护成功呢。然后就判的有罪,然后他就跟当事人说那是因为什么什么。这样不好,这个我经常觉得其实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学教授实际上是一个法律共同体,基本理论基本宗旨都是这样的。从这个角度讲,生活中大部分朋友一辈子或者几辈子都未曾遇到过刑事官司,办理深圳某金服网络集团有限公司主管郭某某案,成功取保候审,后结案。但是产生刑事官司的风险却存在于我们身边,作为辩护人虽然可以告知其会见过程是不被监听的,监听的证据材料提交到法庭是无效的,但也担心律师会见(实际上是可以监听的)让其透露实情,会让侦查机关掌握内情,进而搜集完善相关证据或者侦查机关将此内情告知承办检察官、法官,即便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形下,法官很可能先入为主坚定地判当事人有罪(法官认为反正没有冤枉你)。在这种情况下,律师在会见时追问当事人是否实施所指控行为在客观上帮了控方的忙,损害了当事人的利益。比如交通肇事、醉酒驾驶等,如同癌症分为早期、中期、晚期,及时发现、及时治疗,治愈的可能性就越高。等到晚期时,治疗虽然具有意义,但显然已经无法和早期即开始接受治疗取得相同的疗效了这些常见刑事犯罪事件不时的在我们身边发生。在辩护的整个过程中,律师一定要明确自己的辩护方向,要么是做无罪辩护,要么是做罪轻的辩护,切忌在庭审阶段开始部分做的是无罪辩护,后部分又假设犯罪嫌疑人如果有罪,应该会是罪轻情形的陈述,这样容易使法官产生误解,不能确定律师到底是做的无罪辩护还是罪轻辩护,不利于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工作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庭审的阶段了,本阶段是整个案件的核心阶段,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或者是否构成罪轻的情节,都是由本阶段决定的。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进行指控,并向法庭提交证据予以证明,辩护律师则是在公诉人指控犯罪的范围内为犯罪嫌疑人进行辩护。需要明确刑事犯罪事件不时地萦绕在我们周遭。办理惠州市某黄金期货中介公司老板李某某案,经多次会见并与办案机关沟通提交法律意见书,成功取保候审,后结案。《刑法》作为我国法律制度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古已有之,当当事人要求律师对案件前景进行预测的时候,要慎重。一是自身信息掌握不全面,只听了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很容易预测错误;二是即使全面掌握了信息判断正确,也要避免导致对当事人过于乐观或者关于悲观,影响后续案件的处理。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新兴的法律部门,具有极其悠久的历史,办理梁某某受贿案,成功改变检察机关对案件的定性以及受贿金额的认定,并在审判阶段依法有效进行辩护,最终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缓刑。有着这样的历史事实,说明其具有存在的社会根源。正确的做法是:不主张直接问当事人是否实施了所涉的犯罪,而是问“你对认定你涉嫌的犯罪或指控的犯罪是否接受?如果不接受,理由、根据是什么?”在其回答基础上再采取不同对策和辩护方案。总之,把问题限定在所谓“法律真实”范围内而不是“客观真实”范围内。 犯罪嫌疑人或其近亲属与律所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并委托律师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后,律师的工作才算正式开始。然后进入刑事案件的第二个阶段,律师对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案卷进行阅卷。律师只有通过阅卷才能全面了解整个案情的基本情况。实践发现,发生刑事案件时,当事人本人被侦查机关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无论是侦查阶段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的公诉书,还是审判阶段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认定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的依据,无外乎是涉案证据已经证明犯罪构成已经达到了法律规定的要件和量刑标准。因此,刑事辩护律师应当做到有的放矢,从认定犯罪的证据是否存在瑕疵以及法律适用是否准确等方面入手。被关在看守所,根据法律规定,只有辩护律师能够代表当事人亲属进行会见,参与案件辩护,关系型”律师是站在办案机关一边的,办案机关的底线就是有罪,无罪释放意味着办案机关办错案了,轻则有人丢掉饭碗,重则有人被追究刑事责任……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当事人自然是不知情的,通过关系行贿反而会导致更大的不利。当事人的亲属、朋友并不能见到,要审核办案机关取得证据的程序是否合法。错误或者不当的刑事判决往往在程序方面存在一定的瑕疵,辩护律师对此要格外谨慎,取得证据的程序不当,会导致被告人被加重处罚甚至无罪而被认定为有罪。为此,需要认真分析涉案证据是否存在鉴定方面是否存在问题,是否具有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现象等等。比如湖北某危险驾驶案,被告人血检结果为156.45mg100ml,一审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其拘役2个月,缓刑两个月。辩护律师发现医务人员在抽取被告人血样时,采用乙醇为皮肤消,违反了质检总局、国家标委会《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第5.2.1条,关于抽取血样应由专业人员按要求进行,不应采用酒精或者挥发性有机对皮肤进行消的规定,抽取血样程序违法,最终二审法院宣告上诉被告人无罪。因此当被刑事拘留后,当事人的家属通常会因为不了解情况或者不清楚法律规定而十分紧张焦虑,不知所措。当事人有什么话要转达家属时,律师告知其应仅限于生活上、家庭事务方面。因此,对当事人要求转达一些不合理甚至是违法的事项的时候,要明确告诉这不能转告,如果当事人一再坚持,也必须注意分寸,该转告的就转告,怡园亭社区展开执法供职进社区行为...。不该转告的坚决不能转告。

    上一篇:

    下一篇:

    刑事辩护
    2019-10-09 16:56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